您的位置 : 全村人 > 黄大仙区资讯 > 苏十四姚映雪黄大仙区_苏十四姚映雪黄大仙区名字

苏十四姚映雪黄大仙区_苏十四姚映雪黄大仙区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跛道人黄大仙区,这本黄大仙区是描写苏十四,姚映雪之间故事的黄大仙区,该黄大仙区作者是青灯红裳,我是一个孤儿,自幼被师父收养,在三桥镇的青松观生活。我父母抛弃我的原因?大概是因为我是个跛子吧。我学道,为了保护挚爱之人。我抓鬼,为了度冤魂苦厄。施禁术,为了挑战命运的不公。女鬼索命,七星陵墓,甲尸将军,邪术鬼印,养小鬼……一件件诡异的事情给我的人生挥上一笔又一笔的浓墨重彩。

跛道人

推荐指数:9分

跛道人在线阅读全文

第5章孽缘

“喂,老刘。”

“怎么了,半死不活的腔调儿。撸多了?”刘大爷破铜锣似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。

“撸你妹!有点儿事麻烦你,过来一趟。”我有气无力地对着电话说道。

刘寻风支支吾吾地道:“那么……我这边儿生意正忙着呢,要不你等会儿?”

你那个破摊儿还有生意忙的时候,骗鬼呢吧,我叹了口气道:“唉……一个人送两个妹子回家,还真的有点儿麻烦呢。算了,我找别人吧。”

“等着,我即刻就来!”

不到十分钟,刘寻风就风风火火地走进了这个僻静的小区。得亏这中间没有人路过,不然还以为我把这俩女的怎么样了呢。

刘寻风看到我身边尚在昏迷中的沈从玉和方欣欣,眼珠子瞪地牛一样大:“我说苏跛子,你速度够快啊。只不过这么做未免有点儿太……要是被警察抓到……”

“你大爷的,想哪去了!”我抬起沈从玉,又冲他指了指方欣欣道:“撞邪了,道爷我小命差点儿掉在这儿。”

刘寻风风一般地速度将方欣欣抱起,过程就不详述了,总之该碰的地方碰了,不该碰的地方也顺带刮着蹭着地碰了,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。

把俩女的带回了我的出租屋之后,刘大爷才开口问道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我和俩女子折腾着这副鬼样子,刘寻风自然猜得到其中有曲折,加上他也跟那半吊子师父学过几招,对于道上的事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
我将事情的原委简要地说了一遍,不过童子尿的事情被我给省略掉了。刘寻风听完之后,顿时拍着大腿道:“那狗日的教授也太不是个东西了,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也做得出来!”

然后刘寻风担忧地看着我道:“那女鬼和鬼婴怨念深重,你既然没有把他们解决掉,他们肯定会再来找你的。俗话说,阎王易躲,小鬼难缠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我叹了口气道:“先前已经放了纸鹤去通知我师父和师叔了,不过这里距离青松观路程不算近,他们看到纸鹤之后再赶过来,最少也要晚上九点钟以后了。”虽然现在已经步入信息时代了,但是师父和师叔还是习惯了用纸鹤传信,没有配备手机和电话这样的现代通讯设备。

刘寻风难得有良心地没有丢下我们离开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俩美女的原因。

沈从玉醒来之后,我将她昏迷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,当听到那教授的名字时,他忍不住惊呼道:“陆俊哲?那是我们系最年轻的教授,听说马上要升主任了。”

我心里一动,问沈从玉能不能弄到他的手机号码。沈从玉轻易地从学校网页上找到了他的电话。我在路边摊上买了一个黑电话卡,给陆俊哲发了一条短信,然后静静等待着黑夜的降临。

短信的内容很简单,“我知道你的秘密,今晚12点学苑小区XX栋XXX号不见不散。”见面的地点就是沈从玉和方欣欣的出租屋内,陆俊哲心里有鬼,只要是看到这条短信肯定会赴约的。冤有头债有主,何雨晴见到了陆俊哲,这口怨气自然要发泄在陆俊哲的身上,沈从玉和方欣欣自然会转危为安。不过到时候我还是要亲自去一趟的,因为陆俊哲是我叫过去的,即便他有天大的错,我也要对他的性命负责任。

晚上十一点,师父和师叔没有一个人来到,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前往学苑小区,留下刘寻风照顾两个女生。之所以那么放心得把他们留在我的住处,是因为我料定女鬼和鬼婴白天被我伤的不轻,当晚肯定会留在沈从玉的出租屋里养伤。

十一点半,我在学苑小区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埋伏下来。半个小时之后,一个穿着黑色风衣,脸深埋在衣领中的男人进入了小区。

我心里暗笑,现在的天气尚算炎热,捂着这么个风衣任谁看上去都不像干正事儿的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那个男人径直走到出租屋门前敲了敲门。沈从玉的出租屋在一楼,从我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门口。

陆俊哲敲门之后,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但是门内却看不到半个人影。

陆俊哲似乎感觉到有些冷,紧了紧身上的风衣走了进去。

屋子里好像被水浸泡过一样,到处湿漉漉地,天花板上滴滴答答地滴着水,好像是缠绵不绝的眼泪。

陆俊哲用手摸到电灯的开关,按了两下之后没有亮,想来线路早已被水浸湿了。

故地重游,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屋子,陆俊哲心里没来由地发憷,他总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。

陆俊哲往前走了几步,感觉提到了什么东西。陆俊哲把手机掏出来,打开手电筒向脚下照去,一个浑身腐烂浮肿,没有黑眼珠只有眼白的婴儿正抱着他的小腿,抬起头对着他咧嘴笑。

“啊……什么鬼东西……啊啊啊……!”陆俊哲脸色瞬间苍白,被吓得忍不住喊了出来,一边用力甩腿,想要甩开那个恐怖的怪物,一边迅速转身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走去。

然而他刚刚踏出一步,大门轰地一声关上了,门的后面摆放着一双异常鲜艳的红色高跟鞋。

看到那双红色高跟鞋,陆俊哲的脸色由惨白瞬间变得一片死灰,双腿失去了最后的力气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与此同时,一股腥臊味儿从他的胯间传出,这货居然被吓尿了。只不过他早就不是童子身,这尿对何雨晴和鬼婴一点儿威胁性也没有。

“放过我……放过我……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……”陆俊哲的眼泪和着鼻涕糊了满脸,带着哭腔的声音听上去几乎要断气的感觉。

陆俊哲的手机掉在地上,手电筒的光芒向上,正好将他的表情照亮。

“俊哲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何雨晴凄婉的声音从屋子的四面八方响起,犹如毒蛇一样钻进陆俊哲的耳朵里,无论陆俊哲怎么甩都甩不走那些声音。

“你还记得我吗……还记得我吗……还记得我吗……”

回音一边又一遍地在屋子里回荡,陆俊哲捂着耳朵向门口爬去。突然间,那双红色高跟鞋离地而起拍在陆俊哲的脸上,陆俊哲的身子立马倒飞回去,撞在身后的餐桌上。

陆俊哲跟本感觉不到脸上传来的疼痛,只是一个劲儿的往门口爬去。终于,他爬到了门口,打开了门,那双红色高跟鞋再次出现在门口。

陆俊哲顺着红色高跟鞋向上看去,浑身湿漉漉地何雨晴站在门口,手里抱着一个白嫩的婴儿正看着他笑。

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,何雨晴和鬼婴在一刹那的亮光中变得全身腐烂发胀,血肉模糊。陆俊哲倒吸一口凉气,然后不断地发出类似打嗝的吸气声,眼看一口气就要憋在胸口喘不上来气。

何雨晴怀里的鬼婴突然间窜到陆俊哲的脸上,张嘴对着陆俊哲吹了一口阴风,帮陆俊哲提了一口气。

房门再次关闭,何雨晴一步一步地向着陆俊哲走去,声音哀怨凄婉地说道:“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?”

“对不起……呜呜呜……对不起雨晴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咳咳……我不该跟你说分手,更不该一时冲动杀了你还有我们的孩子……呜呜呜……我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,你让我做什么都行!”

“真的做什么都行?”何雨晴的表情突然变得极其阴冷,语气也随之冷了下来:“我问你,你老实回答我。你现在结婚了吗?”

陆俊哲一个劲儿的点头,嗓子里发不出声音。

何雨晴走到陆俊哲的身边,蹲下来看着他的脸道:“有孩子了?”

陆俊哲一个劲儿的点头,身体想要后退却哪里还有力气移动半分。

何雨晴伸出冰冷的手,轻轻摩挲着陆俊哲的脸颊,轻声道:“如果我说让你杀了他们呢?”

陆俊哲的表情瞬间凝固了,然后他疯狂地摇头,近似崩溃地喊道:“不要……不要不要……不要伤害他们……不要伤害我的孩子……”

何雨晴怒了,她一把将鬼婴抓在手里,然后递到陆俊哲的眼前,厉声问道:“难道他不是你的孩子?当初你可以杀了他,为什么不能再杀一个!”

陆俊哲抱着脑袋一边摇头一边哭喊着:“求求你了,以前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杀你,更不该害了我们的孩子,你杀了我吧,只要你别动她们,你怎么样对我都行。”

“我杀了你!”何雨晴所有的怨气和怒气瞬间爆发,抬手就往陆俊哲的天灵上拍去。

跛道人

跛道人

作者:青灯红裳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我是一个孤儿,自幼被师父收养,在三桥镇的青松观生活。我父母抛弃我的原因?大概是因为我是个跛子吧。我学道,为了保护挚爱之人。我抓鬼,为了度冤魂苦厄。施禁术,为了挑战命运的不公。女鬼索命,七星陵墓,甲尸将军,邪术鬼印,养小鬼……一件件诡异的事情给我的人生挥上一笔又一笔的浓墨重彩。

黄大仙区详情